• 这也成为了她们的烦恼
  • 发布时间:2018-11-29 19:06 | 作者:admin1 | 来源:未知 | 浏览:
  •   提起偶像,人们第一反应大概都是在舞台上欢快唱跳的少年少女。日常主要在舞台上唱跳表演的偶像,引起大众关注的事件也多以颜值和绯闻为主,然而今年3月,一位16岁少女偶像引起日本社会讨论的起因,却是她的自杀。

      以日本爱媛县为据点活动的农业地下偶像组合“爱之叶Girls”前成员大本萌景今年3月在家中上吊自杀,她的家人日前在东京进行了记者招待会。家人称,她自杀的原因是所属公司引发的职场性骚扰、过劳所引发的精神负担,向经纪公司提出了9200万日元的赔偿请求。

      据家人说,大本萌景中学二年级时作为预备成员加入“爱之叶Girls”组合,之后因为过度劳累向工作人员提出退出,却被说“下次再说这种梦话就狠狠打你”。由于组合活动与繁重的学业形成了冲突,大本萌景想转入全日制普通高校,本来跟公司商量好了可以由公司借钱转学,但她母亲提出合同期满后的2019年就要退出组合后,被告知“退出组合就不给借钱”。之后,根据大本萌景家人的说法,公司社长还给大本萌景亲自打电话要求她道歉,并说“如果退出就要支付1亿日元的违约金”。虽然公司社长否认自己说过这话,但或许自杀的少女偶像是当真了的。

      据报道,作为每月工作20天以上、常需要工作10小时的地下偶像组合成员,大本萌景的报酬并不高昂,在预备成员时期没有薪水,成为正式成员后平均月薪也只有3万5千日元(2100人民币),换算一下时薪还不到12块人民币(以东京为例,打工最低时薪为900日元)。这样的收入水平,偿还1亿日元恐怕是天方夜谭。

      所谓“地下偶像”,是指在媒体上没有宣传,只在剧场等进行live活动为中心的偶像的总称。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偶像产业进入“偶像之冬”,演唱会减少,随之出现了在地下的live house进行演出的偶像,“地下偶像”一词随之诞生。“地下偶像”的反义词是“地上偶像”或“主流偶像”可以指大多数人熟知的AKB48、早安少女、杰尼斯系等隶属于大公司的偶像。

      虽然地下偶像很难出头,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走出地下”,现在成为日本偶像代表形象的AKB48和“千年美少女”桥本环奈即是地下偶像转型成为主流偶像的例子。AKB48起初就是在东京秋叶原的一个小剧场进行公演,以“可以面对面交流的偶像”为卖点,渐渐吸引了一大批粉丝,在AKB48走红的2010年,以地方为据点进行活动的偶像团体也开始暴增。而桥本环奈的走红也是因为在某次公演中被粉丝拍下了被称为“奇迹的一张”照片而爆红。

      成为万人瞩目和镜头青睐的偶像,是很多少年少女的梦想。但经常在各大媒体上出现的千挑万选的偶像背后,是更多落选的少年少女。地下偶像组合“假面女子”的成员就主要来自这些从AKB系、早安少女系等主流偶像面试中落选的人,她们戴上统一的假面,即“去除个人特点成为一体”进行演出活动。与AKB系等主流偶像不同的是,假面女子偶像并不会禁止成员恋爱,但除了公演以外都不会摘下其面具,只有人气成员才有资格在公演时取下面具。

      虽然乍看假面女子的这种活动方式十分猎奇,但其借此吸引了一大批粉丝,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地下女子偶像组合,其歌曲曾登上日本公信榜第一名,并在日本红白歌会(相当于春晚)登台表演,达到了绝大多数地下偶像难以企及的高度;打开日本Abema TV的主页,在地下偶像势力排名榜中假面女子的成员包揽了前五名,可以说十分大势了。

      地下偶像主要分为“公司所属”和“自我制作”两种,由于地下偶像无法像主流偶像一样有更多的机会被大众知晓,除了剧场公演以外也没有可以跑的通告,于是为了维持运营,地下偶像们有一套独有的运营方式。日本某地下偶像组合的成员福森美穗在私人博客中,以自己所在的无人气二人偶像组合为例,详细介绍了“地下偶像”这个职业。

      富森美穗的组合属于自我制作型地下偶像,自己安排活动日程,制作演出用品、曲目和印刷物,活动所得收入也全由自己分配。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能存下来钱。

      “如果只是想开live演出,不花一分钱也能做地下偶像。”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励志,但想要吸引粉丝提高知名度,服装、曲目、周边贩卖都需要资金投入。

      为了练习需要去音乐工作室,每次的租金都在2000日元到4000日元之间,此外还有宣传大的印刷费、每日交通费、改制服装费用等,成本都不容小觑。

      没有经纪公司支撑的地下偶像,想要继续活动就必须有固定收入。地下偶像的主要收入来源有两个:门票和周边贩卖,其中周边贩卖占了很大一部分。地下偶像的演出结束后一定都会有周边、CD等的贩卖,粉丝还可以和地下偶像一起合影拍立得。

      去除音源制作费,平均一张CD成本约为90日元(RMB5.5元),纯收入410日元(人民币(RMB24.5元);计入音源制作费后,需要卖出57张以上成员才能获得利益。

      具体价格根据偶像人气不同从500日元(RMB30)到2000日元(RMB120)都有,如果加1000日元可以获得签名,想要同时和多名成员合照也需要付出相应费用。

      对富森美穗所在的二人组合来说,离开大阪前往东京开live能获得更多的收入,情况好的时候,两日两夜的演出能获得纯收入12650日元,这些钱会作为运营费承担今后的曲目及周边制作费、场地费和交通费等,但这笔收入还不如成员用同样的时间打工获得的费用多。没有收入就无法支撑组合之后的运行,这也成为了她们的烦恼。

      但即使背后有经纪公司,低薪、过劳、性骚扰等是也是心怀梦想并贩卖梦想的地下偶像们要面对的问题。

      2016年,在东京作为地下偶像活动的富田真由被粉丝岩崎友宏刺成重伤的事件引起了日本社会讨论。据日本媒体报道,岩崎友宏在推特上以“讨厌你的人是垃圾”的昵称持续给富田真由发骚扰信息,起初是由于对富田真由的喜欢而发私信,但一直得不到本人的回信后心理逐渐扭曲,私信内容从“请跟我结婚”等逐渐变为“我之后会去死的你放心吧”的过激言论。

      富田真由在遇害前曾报警过,但警察以“没有感受到本人的恐惧”为理由将其当作一般案件,没有联系负责跟踪狂案件的专门部门进行处理,但早在2013年,岩崎友宏就曾在另一地下少女偶像的博客中发表过威胁性言论被警察传唤。后期,岩崎友宏的骚扰愈演愈烈,最终在2016年5月21日,在富田真由即将登上舞台表演的前三个小时,被从京都赶到东京并埋伏在路上的岩崎友宏砍伤20多刀,并留下了后遗症。

      在法庭上,被害人在陈述中说到“不能原谅这样的人”时,岩崎友宏大声喊“那你杀了我啊!”,据旁听者,岩崎友宏在开庭全程时不时冷笑并小声自言自语。虽然被社会舆论批判量刑过少,岩崎友宏最终获刑14年6个月。

      地下偶像的生活不仅伴随着危险,还有工资待遇低的问题。据日本媒体调查,不少的地下偶像都没有来自事务所的交通费报销,甚至无薪工作的少女偶像也不在少数。

      打开精通偶像业界的日本职业记者吉田豪的推特主页,会发现他近期持续贴出很多偶像或前偶像的私信,控诉偶像收入一月只有不到六百人民币、一旦迟到罚款数以千计等对偶像运营方的批判。更有地下男子偶像私信吉田豪,控诉无论贩卖出合照,从公司分得的钱也不到1日元/张(换算成人民币为6分钱)。

      从吉田豪的推特主页来看,虽然也有批判他正面怼行为的人,365体育投注但更多人却表示完全不知道偶像们的这些问题,想要了解更多所以愿意尽力扩散。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偶像经纪公司都会把偶像当作摇钱树压榨,或许这些控诉中也有不怎么活动还抱怨没工资的偶像,但确实有压榨怀有成名梦、舞台梦的年轻人的经纪公司存在。

      随着AKB48组合的大获成功,至今日本全国各地已经存在近千个偶像组合,这些组合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容纳着少男少女们的梦想,但在欢笑和鲜花的背后,能擦掉他们不必要的泪水和鲜血的方法,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